翻頁   夜間
166小說網 > 她掌中有星河[星際ABO] > 75.兵臨date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166小說網] http://www.cwlak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正版才千字三分!來晉江【喵夢見了我】看最新章:)盜版不好玩哩

    慢

    更慢

    直到她看到利爪暗沉的光切斷了一縷右側微卷的發, 發絲與發絲之間慢慢割裂開來,

    她張了張嘴, 似乎想喊什么, 卻啞然無聲

    冷汗慢慢滴下來

    心嘭嘭的跳動得好像響在耳邊,這是她自己的心跳,

    然后——

    胸前‘熙光’所在的位置猛的暴漲起幾道瑩亮的藍光, 在蘇熙的面前張開一層薄薄的藍色U質護盾。

    這時,對時間的感知恢復了正常。

    咣當!當——醫療床邊的置物架被帶動掉在地上,散落一地零碎, 發出一系列噪音響動~

    最后是被隔斷的那半縷頭發悠悠的飄在了地上

    而就在剛才一瞬的同時,角落里看好戲的高壯alpha猛地撲過來阻擋, 嘭!兩只手穩穩的格擋住了蕾拉獸化的利爪!在蕾拉阿薩伊一擊未中, 還想再來一次的時候,雙手一翻一壓、把他牢牢的控制在了。

    于此同時, “老……老老大……你, 你不不……不能殺了她……”站在監視器前還未反應過來的阿撒驚恐的呼喊。

    “冷靜一點!”皮爾力同時沉聲勸道。此一時彼一時,這時這個omega可暫時不能處理掉。

    “啊!那個蕾拉呀!這個事情是這樣的嘛……”狐尾佐佐木咳嗽一聲,看現場控制住了,就走過來慢悠悠的解釋。

    “先別說這個啦, 老大, 你讓我先給你帶上儀器試一試, 你看看你現在的精神增長數值……”說起自己的專業擅長來, 信息兵阿撒就口齒清晰又流利!

    蕾拉阿薩伊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清醒過來后智商和情商都在線了, 只是豹耳略微耷拉了一下。

    現在,兩個病殘,一個坐在醫療床扒拉著亂蓬蓬的金發,一個靠在醫療椅上嘆了口氣。蕾拉與蘇熙大眼對小眼的互相瞪了一會兒。

    噗嗤——蘇熙笑了。

    然后忍不住伸手過去,想揉揉他亂蓬蓬的發。

    啪!被一只爪子打掉。力道不重,利爪也小心縮起,可少女白皙的手背上還是很快紅了一杠,蕾拉看見了,覺得煩躁,不知道為什么就沖口而出,“說過好多次了,別碰我發型!”

    咦!他側頭疑惑了一下,自己怎么會突然這么說。

    明明只能算見過的第二面吧,這種奇怪的熟悉感!?

    “哦~”少女慢吞吞的回答,然后說了兩個字“好吧。”就規規矩矩的收回手不動了。

    哦?她就只哦了一下!不多說什么嗎?

    望著對面消失了笑容平板著臉的蘇熙,蕾拉瞪大了眼!

    再瞪!

    豹耳服帖的轉向耳后,輕輕顫抖……

    回憶被觸摸的感覺。確實非常的、難以抗拒!好想,好想再被摸一下……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么?!蕾拉皺眉!心里涌起一陣羞怒的感覺……這醒來后種情緒變化太不正常了,雖然有信任伙伴的解釋,蕾拉阿薩伊保持臉色如常,但金眸漸漸暗沉了下來。

    他思忖著。

    “為了穩固你新拓展的精神力等級,”狐尾佐佐木走過來按住他的肩膀,打斷了蕾拉阿薩伊的沉思,“蘇熙小姐需要在‘阿拉蕾’多呆一段時間,在這期間,蘇熙小姐會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暫為保管‘阿拉蕾之匙’……”

    “舒西?”蕾拉疑惑的問,雖然狐尾佐佐木居然把‘阿拉蕾之匙’做為籌碼交了出去,但他相信以狡詐不吃虧著名的狐尾一定是拿到了足夠等值的利益。具體的細節可以稍后再問,當下對任務目標的名字更改有點疑惑。

    “不,是蘇熙”少女笑瞇瞇的拿起平板寫用通用語寫上了suxi幾個單詞,“在回到尹都之前就稱呼我為這個名字吧。”

    “你的任務,我的歸期,都不得不推遲了。不過為了你自己好,”少女望著他,白玉蘭馥郁的清香在他鼻尖縈繞而過,“這個期間,就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說完,蘇熙起身離開,把空間留給了需要磋商的幾個星盜伙伴。

    目前來看,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蘇熙心里飛快的推測著后續的舉動及應對的準備。就這樣,跟狐尾佐佐木已經談妥細節的蘇熙,愉快的開始了她在星際海盜‘阿拉蕾’主艦上的冒險與觀光的時光。

    ……

    ……

    *

    埃爾法星系邊緣。第一要塞。

    軍事宿舍。艾伯特‘奢靡的’私人套房。

    外觀簡潔,但內里大有乾坤。比如,這個碩大的占滿了正面墻的器械收藏柜,被他偷偷改成了酒窖。里面各種渠道偷運來的好酒擺了滿滿一柜。此刻的他正得意洋洋的跟克里斯炫耀著最新的藏品。

    這一百多個帝星日的各種發展對于喬伊艾伯特來說,完全是日了個鬼了。也怪不得蟲核事件告一段落后,他必須得放松放松。實在是整個事件的發展過于大起大落,作為西面戰線總指揮官的菲茨杰拉德失陷幽浮星后,按臨時的危機任命書,一應事務都需要由他扛起責任,這讓一向抱著背靠大樹好乘涼的艾伯特,覺得自己在短短時間內簡直快急禿了發際線!

    只是光是事務性的繁忙倒也算不了什么,做為人類帝國權利金字塔頂級家族最顯赫的那一撥人,艾伯特有著特權階級獨有的心理狀態,邊防線的生死存亡,戰場上的生命損失,他都不能脫俗的有著克里斯口中的‘貴族老爺的冷漠感’。

    對他而言,只有菲茨杰拉德本人的安危和政治價值是值得牽掛的。因而無論從親信下屬的角度還是從私交好友的角度,艾伯特都不想再重復那么一遍心理路程。從被強令打開吞日號艙門,眾親信悲壯的目送殿下一去不歸般駕駛著黯炎機甲前往預測的毀滅之地,僅為確認蟲族戰場上破譯的那個重要信號!剛明確預測信息的正確,費了極大的代價完整的取回了寶貴的那枚蟲卵,艾伯特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又收到穿越蟲洞坍塌的信號!眼睜睜的旁觀著機甲黯炎快被時空裂縫撕裂成兩半!

    “想不到在那個死寂的星域里,竟然真的埋藏了一顆蟲母秘密孵化的蟲卵!”艾伯特搖晃著水晶杯里的冰塊,感嘆道!

    “是啊……為了下一個三百年的防御工事!”克里斯松了兩個扣子,用手理了理海藻般的長發,長長的嘆出一口氣:“這次戰役所有的冒險和犧牲都有了意義!”

    她想到了死去的戰友,也……想到了狼狽死去的艾麗莎,心情不由得低落了一瞬。

    “敬你~”艾伯特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嬉笑起哄般的舉杯向她,“是靠你完美胡捏的數據,一份神神叨叨的報告,才成功拖延了陛下監官的報告!讓我們終于等到吞日號傳來的那條寶貴的單向信號!才讓我在要塞基地的堅守有了意義!”

    “什么完美胡捏!”克里斯翻了一個大白眼,心里的陰翳才驅散了一點,“吞日獸核是古宇宙的考古遺物,它身上的不科學之處,只能說明我們當前的知識系統還無法解釋!”

    “確實!”艾伯特搖搖頭,一杯接一杯的有點微醺,“在黯炎遭遇時空裂縫撕裂的危機時,吞日號自發啟動出的那次曲速躍遷確實太不科學了!無法解釋!”

    “按我們佐為家流傳下來關于吞日獸的古籍中,吞日獸核跟殿下精神結契,有危機自發救主的行為也完全不奇怪!”

    然后,克里斯佐為就看見艾伯特露出一臉‘傳說故事也能當真?小姐你幾歲?’的扭曲表情,她挑挑眉,轉移了話題。

    “也敬你!”克里斯舉杯,漂亮的黑眸在紅酒杯后閃動著笑意:“是你靠完全不要臉的耍賴手段,徹底扛住了尹都那邊胡亂搞的壓力!”

    “謝謝噢!是夸我吧!一定是夸我吧!”艾伯特夸張的笑了起來,他一向不認為憑借著自己的家世背景和各種裙帶關系胡作非為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如果不是菲茨,他到現在一定只是一個普通的貴族紈绔,可現在的他,被菲茨帶上了戰場的他,見識過帝國疆域廣闊的他,找到了自己紈绔的意義!

    如果人可以走在光明之途上,就不會想再萎頓成不可救藥的人渣爛泥。菲茨于他,不僅是上司,更是他人生重要的朋友。

    只不過他過于隨波逐流沒有目標,而他決定追隨的這個朋友,過于目標明確而可以舍棄任何不相關的一切。

    艾伯特瞇了瞇眼,借著酒氣,問了克里斯一句:“在星際躍遷點伏擊反攻的頭十分鐘,到底發生了什么?”

    “吞日號上那個omega所有存在過的數據都經過了修正,我知道你上報給鷹部的報告中,提的是‘幽浮星實驗品戰損’……你覺得尹都會相信?”

    “不相信又怎么著?”

    克里斯沉默了一下,想起當時的情況。

    戰火剛起,幽浮蘇醒破譯密碼,同時也觸發了K31,當時只有不到十秒的決策時間……

    “我理解殿下的決策,如果阻攔K31就會失去戰場先機。還不如順勢送走那個無辜的omega,尚未抵達尹都,尚未清晰是否是殿下所指定的omega就遭到如此瘋狂的攻擊!”克里斯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解,“這不像那位的作風!太瘋狂了!”

    “呵呵,”艾伯特冷笑了一下,“一點都不瘋狂!如果我是那位的屬官,怕也會認同這是最正確的做法!”

    “期限……越來越接近了!”艾伯特一臉微醺,瞇眼看向窗外,“那位的婚生子女已經有數十位了吧?性別分化成功的也有五位!還不提被他隱藏起來的,那些基因工程的子嗣。”

    “只要殿下越晚一天設立儲妃,越晚一天有婚生子嗣……”艾伯特突然哼笑了一聲,“他曲線登頂的可能性就越大!”

    “其實著急的應該是我們!不是尹都那個人啊!”艾伯特痛心的說,“菲茨從小就那板著張死人臉,這勸退了多少嬌嬌軟軟的omega啊!無數次在社交季舞會上,我都恨不得給他打一針A型發情劑!也扔過意外發情的omega到他房間,可他把人家打暈了啊!多辣手摧花!”

    越說越捶胸頓足的痛心!

    嘖!看著艾伯特越來越醉的樣子,克里斯踢了他一腳,“說什么醉話呢!閉嘴吧你!”

    “克里斯,”艾伯特順著她的力道,倒在沙發上,慵懶的翻個身,“殿下是對我封閉了那個omega小姐的去處,可我了解他,他一定暗地把人安排妥當了!”

    “但你肯定知道!”艾伯特突然湊近,瞇著眼睛逼問,“對吧?克里斯!”

    “哼~”克里斯不語。原來舍棄珍藏品,意圖灌醉她,真正的彩蛋是在這里!

    “我不插手,”他狡猾的笑,“但我能猜到大概,你一定要讓人保護好這個寶貴的omega!”

    “我有預感,要打碎尹都那個人的癡心妄想,以后一定能有她發揮作用的時候!”

    “看來殿下的決定沒錯!”克里斯皺眉!心想,果然只有這些貴族老爺才最了解對方!果然只有完全的舍棄才是最好的保護!

    “你們這群骯臟的政治動物!”嘆息一聲,她仰頭一口氣喝完杯子里的酒,“我心里不爽,來!打一架!”

    眼神微醺的艾伯特一下子清醒了!想起在重力訓練室被暴力化的克里斯支配的恐懼!

    “噢!不!”他試圖掙扎!

    “咱能文雅一點行嗎?我們用這個——”喬伊艾伯特揚起手里珍藏的紅酒,燈光照射在透明的酒瓶上,紅如寶石的美妙液體閃動著動人細碎的光芒,“來一場強弱決斗如何?”

    望著克里斯越來越晶亮的眼神,喬伊艾伯特討好的笑著,

    “這難道不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嗎?”

    ……

    ……

    蘇熙披上了狐尾佐佐木貼心準備的斗篷,乘坐信息兵阿撒駕駛的飛梭來到了前哨空間站。

    區別與幽浮星的空間折疊原理,前哨空間站是較為古老的旋轉式人造重力空間技術,從外觀看過去,就如同一個由積木拼湊而起的巨大的環形的手環,手環中空的部分就是四艘巨型艦艇接駁停靠的位置。

    飛梭停在了前哨空間站的黑礦廣場上。

    按照電子單的指引,他們穿越過熙熙攘攘的集市,前往中心地點的‘星際馬戲團’的主帳篷。幸運交易會最有價值的東西將在那里展開估價和交易。

    沿著集市一路穿越而過,蘇熙聽從狐尾佐佐木的指點,裹緊了帶有信息素隔離以及視覺擬態作用的斗篷。藏在斗篷下的琥珀色大眼饒有興趣的觀察著一路的見聞,只見各種獸化基因的人群聚在一起,有老有小,有瘦有胖,莫名給蘇熙一種親切的熟悉感。

    【第一千二百屆‘流動的幸運交易會’】

    這幾個流光溢彩的文字分別使用了星際通用語,塞壬語,獸人語等五十多種常用語言在半空中投射而出,繞著整個場地輪番滾動播放。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头顶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