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166小說網 > 奇跡的召喚師 > 1886 繼承而來的過往(求月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166小說網] http://www.cwlak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好了,到這一帶的話就應該暫時沒什么問題了。”

    帶著這樣的發言,阿爾托莉雅〔Alter〕總算是停下了腳步。

    “呼...呼...”

    “哈...哈...”

    “得...得救了嗎...?”

    一眾山之民以及難民們同樣紛紛都停了下來,一一在那里劇烈的喘息著,臉上還殘留著不可思議以及恍惚般的神情,根本沒有從之前那激烈的戰場中緩過神來。

    但沒過多久,一個個的抽泣聲就相繼的響起。

    悲傷的氛圍,一下子彌漫而開。

    “這...”

    見狀,同樣微微喘息的瑪修并沒有能夠反應過來。

    “......”

    羅真注視著周圍,感受著這份悲傷,什么都沒說,只是淡淡的嘆了一口氣。

    阿爾托莉雅〔Alter〕倒是以冷漠的視線掃視著周圍。

    “劫后余生的喜悅以及被背叛的絕望一下子一起迸發了出來,會變成這樣,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正是如此。

    難民們就一邊為自己大難不死而感到喜悅,一邊又因為圣都的殘忍行為而感到失望和絕望,悲喜交加之下,想必,只有流下眼淚,方才能夠表達他們此時此刻的內心了。

    山之民們便很體諒的一一安慰起身邊的難民,甚至開始尋找傷員,照顧老人、婦女和小孩。

    為了逃命,剛剛所有人可謂是竭盡了全力,連訓練有素的山之民們為了跟上阿爾托莉雅〔Alter〕毫不留情的腳步都費了不少的力氣,一群普通的難民,能夠跟上大部隊,一個不漏的全部成功逃出來,已經是非常難得了,現在估計已經沒有什么余力了。

    當然,山之民們的考慮是多余的。

    因為...

    “為了讓難民們能夠跟上來,你使用了大范圍的魔術,既替傷員治療,又為老人、婦女和小孩減輕體力消耗的負擔,這種能耐,倒是比當初可靠得多了。”

    阿爾托莉雅〔Alter〕便轉向羅真,直視著羅真的臉,說出了這樣的話。

    就是因為多虧了羅真默默無聞的幫助,難民們才能一個不漏的全部逃出來。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阿爾托莉雅〔Alter〕口中所說的那句話。

    “比當初可靠得多?”羅真迎著阿爾托莉雅〔Alter〕的視線看了過來,定定的注視了一會以后,這般道:“果然,你就是冬木市特異點里,與我們戰斗過的那個亞瑟王嗎?”

    羅真的言下之意其實是...

    “你擁有著那個時候的記憶吧?”

    羅真便這么說了。

    事實也是如此。

    從者的記憶是不會被繼承的東西,除非是特殊情況,要不然,在現世里經歷的一切就僅限于一次,一旦被消滅,亦或者是回到「座」上了,那這些記憶就只會記錄在「座」上,下次再被召喚時,那就是完全不同的重新開始。

    而阿爾托莉雅〔Alter〕在冬木市的特異點里的的確確被羅真等人給消滅了,現在出現的她只有可能是被重新召喚,應該不會繼承那份記憶才對。

    可阿爾托莉雅〔Alter〕的口吻明顯不是在針對陌生人。

    因此,羅真可以肯定,阿爾托莉雅〔Alter〕一定繼承了冬木市特異點的記憶,就像第五特異點中的赫拉克勒斯一樣。

    “是...是這樣嗎?”

    瑪修驚詫般的看向了阿爾托莉雅〔Alter〕。

    但阿爾托莉雅〔Alter〕只是這么說著。

    “是不是都不重要,反正那個時候的記憶對現在來說沒有一點的作用,既不能改變現狀,也不能打倒敵人,唯一的幫助就只不過是讓我在得到你們到來的消息的時候出兵來帶走你們而已,要不然,你們或許還在圣都中渾渾噩噩的作獅子王的座上客呢。”

    阿爾托莉雅〔Alter〕以看似諷刺,實則只不過是實話實說的冷酷風格這般表示。

    這份冷酷和獅子王又有所不同。

    獅子王只是冷漠,對一切都漠不關心,除了自己的目的以外,其余的一切估計都進不了她的視野,很有神靈的風范,高高在上,睥睨一切,除非是像羅真這般,有著同等的神靈庇護,方才能夠引起她的注意,否則,他人如何,一切與其無關。

    而阿爾托莉雅〔Alter〕就是真正的冷酷了,由于反轉帶來的性格上的改變,隱隱的有些暴君的傾向,雖還保持有身為騎士王的氣度和本質,可想讓她多溫柔,那是斷然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即使是這樣,阿爾托莉雅〔Alter〕也的確是為了羅真和瑪修才冒險前來圣都。

    以其和獅子王水火不容的關系,想也知道,來到圣都,對她來說是多危險的一件事,但她還是來了。

    于是...

    “感謝你的救援,亞瑟王。”

    光幕就在眾人之間展開,讓羅曼等人的身影出現在上面。

    剛剛的話,正是羅曼所說的。

    “沒想到居然還有一個亞瑟王,還是當初冬木市特異點時敵對的從者。”

    羅曼為此唏噓著。

    “這就是從者啊,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在任何時代結下緣分。”

    達芬奇倒是看得很開。

    “......”

    奧爾加瑪麗則是沉默了下來。

    沒辦法,當初的冬木市特異點,這位所長大人也是一起經歷過的。

    只是,和那個時候不同,奧爾加瑪麗已經變了。

    從一個可傲可嬌的貴族少女,變成了一只......貓頭鷹。

    所以,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當然,這和阿爾托莉雅〔Alter〕無關就對了。

    阿爾托莉雅〔Alter〕只是沉聲開口。

    “既然你們已經來了,那就意味著向獅子王反擊的時刻總算到了,半年的等待也終于迎來了結果。”

    阿爾托莉雅〔Alter〕便緊視著羅真。

    眼中,讓羅真都有些看不懂的情感在流動。

    旋即...

    “想打倒獅子王,那就暫時和我們一起行動,你們也需要一個據點吧?”

    阿爾托莉雅〔Alter〕如此說著。

    “走吧,我帶你們去我的領地。”

    說完,阿爾托莉雅〔Alter〕很干脆的轉過身。

    山之民們看到這一幕,同樣向著難民們出聲。

    “跟我們走吧。”

    “就算沒有了圣都,我們山之民也會接納你們的。”

    “走吧。”

    山之民就這么說了,讓難民們一個個的皆都看到了些許的希望,紛紛都止住了哭泣,跟上了大部隊。

    羅真與瑪修同樣互相對視了一眼。

    緊接著...

    “走吧,瑪修。”

    “是,前輩。”

    兩人便一起跟上了阿爾托莉雅〔Alter〕的部隊,離開了圣都領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头顶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