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166小說網 > 假如我不曾愛你 > 第380章 一如既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166小說網] http://www.cwlak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羅葉將老宅起火的事避重就輕說了一下,略過杜瀾心那段是為了不讓杜爺爺操心。1

    哪知,老爺子越聽,眉頭皺得越緊。

    “家里都沒有人受傷吧?”

    “沒有沒有,就是……燒掉了您的一些寶貝字畫,只有兩幅哦,我已經托朋友找到那字畫的書畫家,請他們重新再作畫裱好送來,一定跟您之前那字畫一模一樣。”

    深知老爺子酷愛當代書畫,在得知他最喜歡的字畫慘遭池魚之殃,她即刻找人打聽那位作畫的書畫家,親自上門邀請他重新作畫。

    “那些燒了就燒了,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爺爺,您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身體養好了,過段時間我就來接您回家,待在醫院太難受了,空氣聞著都不舒服,您好好配合治療,然后我們早點回家好不好?”

    聽到回家,老爺子果真眼底一亮。

    沒有任何東西,比“回家”這兩個字,更讓他覺得向往了。

    羅葉一直待到夜幕降臨才離開醫院,爺爺這邊情況漸漸好轉,臨走前她跟醫生聊了病情,得知這段時間杜爺爺身體有所好轉后,才安心離開醫院。

    舉步走出醫院,她接到一條信息,看后將手機塞進包里,拐過醫院右邊的岔道,又轉了幾個彎,終于在后面一條人煙稀少的步行街,看到了靠在小賣部門外抽煙的莫褚尋。

    指尖夾著的香煙,在黑暗中點點光亮晃動,煙霧繚繞間香煙不動聲色的變短,昏黃的燈光將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小賣部的年輕女老板不時拿眼偷瞧他,露出花癡的目光。

    兩個經過的小姑娘眼睛看得都直了,激動地悄聲議論著:“好帥啊!是不是哪個大明星微服私訪啊,要不要偷偷拍張照片啊啊啊啊?”

    “你小聲點——真的好帥啊,長得帥就算了,抽煙都這么帥……你看他抽煙的動作,我男神張國榮抽煙就是這個魅惑銷魂的姿勢,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見到跟哥哥抽煙一樣帥的……”

    似乎察覺到被圍觀了,莫褚尋皺了皺眉,果斷將沒有抽完的煙蒂掐滅,然后準確丟進了附近的垃圾桶。正要轉身離開時,一抬頭,就看見了站在斜對面的羅葉。

    他一頓,然后急步朝她走來。

    “有事嗎?”冷冰冰的詢問,一如既往。

    他沒有說話,長達十幾秒的寂靜后,突然拽著她的胳膊往旁邊的岔道上走去,羅葉被他拽著不容易掙脫,索性隨他去。

    幾分鐘后,羅葉被他抱上了。

    這次,再沒有人圍觀,而他似乎也不怕她發火或者什么,強勢地把她往懷里帶——正確地說,是被他圈住困在了墻壁和他懷抱之中,也就是傳說中的壁咚。

    兩人的身子貼的很近,呼吸緊密相連,他剛抽了煙,所以羅葉還能聞到很濃郁的煙草氣息。

    她討厭這種氣息。

    頭皮一麻,她緊繃著神經,“你喝酒了?”

    “我腦子很清楚。”他冷靜道,而且剛才抽了根煙后,腦子更清楚了。

    沒喝酒大晚上耍什么酒瘋!

    他笑,抬起空著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將她亂糟糟的發絲撥到額頭上,靠近她,將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我就是想你了,想見見你,聽聽你的聲音……”

    “那現在見完了,可以放我回去?”

    “明珠,你還是……算了……”他嗤笑,蹭了蹭她的臉,意猶未盡。

    下一刻,他的嘴唇猛地貼上了她的唇,羅葉一驚,頭拼命往后仰,毫無意外的聽到“碰”的一聲后腦勺撞到墻壁的聲音。

    莫褚尋手掌托住她的后腦勺,有些郁悶的離開她的唇瓣。

    “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這個女人的心就是鐵做的。

    他不能著急,千萬不能著急,要徐徐圖之。不然以這個女人的瘋狂,隨時有可能再次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莫褚尋是真的怕了。

    他甚至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曾經有恃無恐的時候,那是一種什么滋味?

    現在的他,每天提心吊膽,一刻也不想讓她離開視線。每晚從噩夢中驚醒時,他第一件事,就是確定她的存在。

    怕她不告而別,怕她人間蒸發。

    羅葉被他牽著手被迫走在他身邊,兩人靠得極近,他的掌心還在輕揉著她的后腦勺。

    把她送到杜悉家樓下。

    “明天,杜慎會正式邀請你加入他的團隊。你盡管放心去,那邊已經有我安排的人接應,之后杜慎提議的一切條件,你只管答應,其他的我會想辦法。”

    羅葉從剛才就一直憋著氣,聞言白了他一眼:“這是杜家的事,不用你插手。”

    “除非你離開,否則我沒辦法袖手旁觀。”他說:“放心,有我在,你不會有問題的。”

    她懶得理會,白眼做多了眼睛也是會酸的。

    進入小區大門,她才后知后覺察覺莫褚尋好像隨時隨地掌控她的行蹤,不由瞇了瞇眼。

    杜悉難得沒有出去鬼混,和老婆在客廳里看電視。見到她回來后,瞟向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味,羅葉一琢磨就猜到大概是何舒將今天她們的談話內容告訴這位了。

    也好,省得她一個一個去解釋。

    杜悉應該有話要跟她說,但不知道為什么遲遲沒有說。羅葉跟他們夫妻二人打了招呼后,就去盥洗室洗漱了,等她再出來后,杜悉假裝不經意拿東西從她身邊經過,停下來叫住她。

    她故意不主動說話,等著他開口。

    “那個……我聽內子說,你們今天聊了許多。”

    羅葉點點頭。

    他很是難以啟齒,猶豫許久,在羅葉快要不耐煩時,吞吐道:“那個,子、子笙的事……”

    原來是為了這事。

    杜悉深呼吸,正色道:“羅小姐,既然你叫我杜叔叔,那你和子笙的關系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請問子笙他……他現在人在哪里?”

    “杜叔叔這十幾年都不關心他的死活,怎么突然問起來了?”

    羅葉心里冷笑,表面冷靜無比,她白天跟何舒說的那些話,主要就是說給這位知道的。

    “我不是不關心他。”杜悉臉色難看,結結巴巴地解釋:“我、我找過了,整個青省都沒有他的下落,連爸那邊都找不到,我怎么可能找得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头顶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