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166小說網 > 重生之下一戰影后 > 七四四:連載文和花魁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166小說網] http://www.cwlakk.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撫摸著柔滑清涼的床單,宋星打開微博。

    時欽剛剛官宣,加盟了一個大熱綜藝。

    宋星對著手機笑笑,怪不得之前他發了一條短信給自己。

    “頂級流量的日程,只有頂級的體力才能支撐。我體力很棒的。哈哈”

    在這并不炎熱的夏夜,宋星被這條短信攪和得臉紅心跳。

    因為有葡萄藤擋住了日光,四合院東里間沒開空調也仍舊涼爽。

    回來前,早有人把之前悠然紅床品換成海藍色蠶絲的。此刻雕花仿古床上的床品,柔柔滑滑,清涼舒爽。如果這屋內布置不是銀叔做的,宋星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會這樣心細。

    而能使喚銀叔的人,全天下也唯有時欽一個。

    所以他,接了新通告還不忘派銀叔回四合院安排?

    想到這里,宋星心中關于新劇本的迷惘一掃而空。

    “干就完了。”

    她在心里給自己打氣,關了手機。

    吳糖辦事十分靠譜,她開的書單吳糖一本也沒少地找了出來。此刻幾十本薄厚不一的書刊堆在床上,宋星讓別人早睡,自己卻趴在大床上,研究起母親杜箏的著作。

    杜箏愛寫前塵往事,古今絕戀。當年的《大明宮密碼》幾乎耗盡她半生才氣,后期作品更加努力推陳出新,但也始終沒脫離凄艷古樸的色調。

    母親的許多作品宋星都讀過,現在讀并不能激發不出新鮮感,每本都是讀了幾頁就丟下。

    望著窗外滿布繁星的夜空,她深深感覺到,大佬們說的是對的——如果一個故事和角色設定不能打動演員,那么演員所貢獻出的表演也很難感動這個時代。

    不出意外,《大清皇后》會讓更多的人認識自己,也許還會走紅。這就意味著大眾對自己的要求將更高。《清后》之后的第一個角色,將奠定她個人風格的基礎,以及粉絲群體的劃分。

    隋楚楚的粉絲愛她的楚楚可憐,柔弱無力。

    隋黎斯的粉絲愛她的豪門人設,活力高傲。

    葉玖的粉絲愛她的一線自覺性,以及堅韌不拔,不忘初心。

    那么自己的風格是什么?

    她知道自己不會是趙敏的明艷掛。

    從陸悠然,到李清照再到東珠,她走的是清冷黑化的路線。

    可是清冷掛的女主很難大爆。

    自古以來,人間獨愛的女主無一不是傾倒眾生的美艷掛……

    宋星想得頭疼,眼前字跡開始出現重影。宋星漸漸撐不住,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間,仿佛夢到校考那一年的冬天,窗外天寒地凍,屋內彌漫著蝦仁豆腐腦的香氣。調皮的少年將她拽到鏡子前,讓她看清楚自己的臉。

    “看看吧,你瘦了以后長成這樣,還想只當個演員不當偶像?你知道么,你現在是素顏,清湯寡水,他們還都說你是青衣臉。實際上,就你這雙眼睛上了妝后要多妖有多妖,妥妥的大花旦。你以后啊,只能演傾國傾城的紅顏禍水、花魁、妖妃,就是演個大家閨秀,也是妖精上了身的那種。”

    宋星絕望地望著他:“那你呢?”

    “我啊,就演風流倜儻的貴公子,青樓留名的富家子,要不就是被妖精迷了心神的萬歲爺。”

    夢里的少年唇紅齒白,嘴角老像是含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夢里的自己,眼神清澈,瞳孔里散著星光,兩人站在人來人往的豆腐腦店里,就像是少女漫畫里封面一樣美好。

    “合著你跟我演對手戲,好人都是你,妖精是我做?”

    夢里她一拳頭砸過去,卻砸到了床單上,宋星驟然驚醒。

    窗外仍舊繁星滿布,屋里臺燈亮著,有什么東西被她剛才的動作推到了地上。

    是一摞打印紙,封面上印著的書名是——《北地胭脂成一夢》。

    其他的書都是出版社裝訂版,這一本卻是A4紙打印版,書名同已經出版過的小說沒有重合。這說明,這本書在《文藝》雜志上連載過,但最后沒有出版。

    宋星前世沒有讀過這本書,心里詫異,如果是短篇小說沒有結集成冊還有可能,看這本《北地胭脂成一夢》的體量,明明是一本長篇啊。看看日期,原在1997年就已經連載結束,為什么在母親通過《大明宮密碼》爆紅于文壇,這本書仍舊沒有出版。

    這不符合那些逐利的出版商性格啊。

    懷著疑惑的心情,宋星輕輕翻看書頁,開篇就看到扉頁上寫了一行詩詞。

    “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余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這首詞算不得精品,文法也有些不通。可書名竟然取自這段看起來有些脂粉氣的文字。宋星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她默默給自己倒了壺茉莉香片,斜靠在窗邊看起了正文。

    “歷史上,有一群富有傳奇色產的風chen女子,她們戲謔風月,卻堅貞忠烈。有點才華橫溢,有的傲骨錚錚,縱然風流,卻也在流逝的歲月譜過一曲為國為民的悲歌。“

    一路順著這段楔子看下去,是舊時代的才子佳人。

    從民國時八大胡同的一見如故,到袁世凱欲恢復帝制,嚴密監視,再到女主幫助心上人逃出重圍,關鍵時刻阻止了袁世凱的帝王道路,一副香魅動人的民國畫卷徐徐展開。

    封建和民族,壓迫和自由,俗世同理想等種種元素的交鋒對決,令這段亂世知音的故事催人淚下。杜箏以女性特有的筆力,將一個亂世弱女子的兒女私情和家國大義,描寫得絲絲入扣,蕩氣回腸。

    再讀到前文那脂粉氣很重的一行詞時,故事已進入尾聲。原來那不是一首詞,而是一副挽聯。

    將這一疊打印文件放在桌面上時,窗外已經天光大亮了。

    幾只小貓在屋頂踱步,朝陽漸漸升起在青瓦屋頂上。

    門外有響動,是吳糖來叫宋星起床吃早點。

    睡眼惺忪的吳糖望著宋星眼下微青,驚嘆道:

    “又一夜沒睡?”

    宋星則像是打了雞血,神采奕奕:

    “走,咱們現在就去沈家。”

    吳糖一臉無奈,推開窗,迎進滿屋晨光:

    “這么早?人家沈堯還沒起呢吧,你媽媽只說你小時候是沈堯的腦殘粉,可沒說你是沈堯的私生飯呢。”

    宋星尷尬笑笑,深知吳糖是擔心時欽帝都醋王的屬性爆發,連累到無辜的沈堯。

    潛意識里,她還將沈家當做是自己的娘家。

    可有些地方她再也回不去。

    有些人可能再也見不到了。

    宋星輕輕關了臺燈,望著窗外朝陽藍天,輕聲嘆道。

    “妖妃?花魁?還真被你說中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头顶扑克牌比大小